• 脱下军装的日子——基建工程兵北京指挥部集体转业34周年纪实

    时间:2017-07-02 20:22来源:赢在路上 作者:自考 点击:

    脱下军装的日子——基建工程兵北京指挥部集体转业34周年纪实

    文|杨潇

    时光如梭,一转眼,已经34年了。

    1983年7月1日,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。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大裁军的前奏,基建工程兵北京指挥部三万名将士在这一天脱下戎装,就地转业。一清早,连队吹起了集合号,我们穿上军装,整理军姿,列队走向操场。至今,我的脑海里还浮现那个场景——军旗在空中猎猎舞动,天空碧蓝碧蓝的,清澈得像大海一样。我们在连首长的带领下,庄严的举起右手,向军旗行了最后一个军礼。

    告别军旗的仪式上,战友们相互摘下心爱的领章和帽徽,我看到好多人都哭了。我们进入军营,学会的第一首歌是“日落西山红霞飞,战士打靶把营归”,唱得最多的是“穿上了军装扛起了枪,雄壮的队伍浩浩荡荡”。脱下军装,就地转业有喜也有忧,我当时还不到19岁,经历一年半的军旅生涯,没有军装和枪的日子,我们怎样面对、企业如何生存?

    汶川地震以后,我从救灾前线回来,接待了来华采访奥运工程建设的荷兰广播电视台记者玛莱雅,当她听说我们集团是部队成建制转业组建的,很是惊讶。她好奇地问了我一个问题:“您感觉,脱下了军装,你们身上还有兵的味道吗?”由于刚从救灾前线回来,我不假思索,告诉她:“比兵还兵!”

    脱下军装,军营仍然有战士

    脱下了军装,军营还在,军威犹存。

    1993年6月15日,参与青岛前海商业城建设的城建一公司青岛项目部43名职工,为抢救污水泵站遇难的两名青岛市政工人,前赴后继、英勇救人,大无畏的精神迅速从青岛传到北京。我受单位委派,紧急赶赴青岛采访。

    我到青岛的第二天,一个噩耗传来——战友郜三喜因中毒较重,虽经日夜抢救,仍没有能留住他年轻而又宝贵的生命。在整理郜三喜遗物的时候,工友们发现了他箱子里一套洗得发白的旧军装。那天,我见到了从河南老家赶到青岛的郜三喜妻子王桂芝,瘦弱的她双手捧着旧军装,把脸伏在上面,默默地流泪。

    人这一生中,影响你人生境界升华的可能就是一件事、一个人。青岛“6.15”舍己救人英雄集体和郜三喜烈士,在我的人生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。

    是英雄集体的英雄事迹感召了我们,随着对事迹的深入采访,崇拜和敬仰之心愈加强烈,当时就想尽快通过自己的新闻稿,迅速把舍己救人的英雄壮举采访出来,传播出去。记得在青岛采访三天三夜,几乎睡觉的时间很少。当时一公司党委副书记李树森要求我们,来到青岛,采访是第一位的,困了就眯一会儿,醒了接茬干。在西陵峡路前海污水泵站附近的海岸边,我坐在一个小石桌前,用大约七个小时的时间,写出了第一篇通讯《生兮死兮壮士魂》,惊心动魄的西陵峡,顶天立地的郜三喜,激情涌动的青岛城就这样跃然纸上。

    为完成纪录片拍摄撰稿任务,我们来到河南辉县拍石头乡照壁山村——郜三喜烈士的家乡,见到了三喜留下的三个孩子。那天,下着大雨,我们在辉县苏门山烈士陵园为三喜选好墓地后,又赶赴三喜的家乡。听当地的老乡介绍,三喜的骨灰一半放到陵园,一半放到家乡的墓中。我们赶到的时候,三喜的骨灰已经入葬,他爱人领着三个不谙世事的孩子跪在墓前,看到那一刻,我难掩情绪,蹲在地上失声痛哭。

    我们英雄的集体注定人才辈出啊。为了告慰逝者,抚育后人,北京市委、市政府将郜三喜烈士遗属户口迁进北京,集团在展览路为全家安排了三居室住房,让其子女接受最好的教育,北京市人民政府在劳动人民文化宫为郜三喜安置塑像,烈士舍己救人的壮举在全社会得到弘扬。

    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,集团又先后涌现出保护人民生命财产英勇牺牲的卢小窝烈士,舍己救人而壮烈牺牲的抢险队员谢世权烈士,为企业呕心沥血的好干部于忠新……和平时期,英雄的团队照样涌现了烈士、楷模和模范集体。

    北京是一座历史古城,地下管线复杂老旧,险情时有发生,北京市成立的第一支抢险队——北京市市政公用设施抢险大队就设在城建集团。在一次煤气管道泄漏抢险工作中,抢险队员为避免机械开挖产生静电火花,临近管道边缘的时候,只能用双手挖土,抢险队员的手都流出了血。一名抢险队员被煤气熏倒了,同伴把他背出作业面,旁边看热闹的群众问抢险队员,你们这么玩命给多少钱?我们的抢险队员眼含委屈的泪水说,多少钱能买人的一条命啊。

    2012年7月21日,一场自北京有完整气象记录以来61年未遇的特大暴雨袭击了北京地区。北京城建集团——这支有着光荣传统的城建铁军,把市委、市政府的要求视为命令,第一时间打响、打赢了一个个战斗。

    “为政府分忧,为百姓解难”。责任如天,舍我其谁!

    应该说,在十天十夜内完成3626间安置房搭设、装修、市政管线、市政道路、园林绿化配套施工任务,对任何一个施工单位来说,都是一个极限目标。艰巨任务,考验参战员工的智能;任务艰巨,激发参战员工超越极限。深夜、黎明、白昼;烈日烘烤、暴雨淋身;一梯队、二梯队、三梯队,近9000人的队伍轮番作业,交替冲锋。

    人们的眼熬红了,往头上冲把凉水继续干,腿浮肿了,搓揉敲打几下接着练,累的实在支持不住了,倒在地上打个盹爬起来再战。

    天公不作美,大雨滂沱,人们的汗水、雨水一起往下淌,施工人员个个变成了“泥人儿”。分不清哪个是干部,哪个是员工,人们心里只明白该干什么、该如何干;只知道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,满脑子都是干活和时间,但却往往忘记了今天是何日,此间是何时。

    长时间连续的重体力劳动,打乱了人们以往的工作习惯,也打乱了人们的人体生物钟。累倒的、困倒的、虚脱的、中暑的……一个接着一个。采访时,时任前线总指挥樊军对我说:“任务紧急,难度大,痛在心里,为了早日让受灾群众住进安置房,大家都拼了。在帐篷里,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劳累、困倦的员工,那情景就像硝烟弥漫的战场一样悲壮。开始,我们还心疼员工,后来就连自己也倒在了他们的身旁!”

    没有豪言壮语,只有埋头苦干;不讲任何价钱,只有默默奉献。此时此刻的工地如同有一股巨大的魔力,吸引着所有建设者舍生忘死,义无反顾。

    在玉树震区中心结古镇,我们的援建职工发挥城建铁军精神,海拔高,斗志更高,把对祖国的忠诚和对人民群众的大爱淋漓尽致展现在雪域高原。

    (责任编辑:zlc)

    报名快速通道
    姓 名: 电话: 验证码:  
    赢在路上学校,免费咨询电话:4006-550-882
    姓 名:
    联系电话:
    报考方向:
    验证码:
    赢在路上学校自考
    赢在路上学校在职研究生
    赢在路上学校一年专升本
    赢在路上学校远程教育
    赢在路上学校成考
    赢在路上学校PMP